A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portal

Singapore

吴俊刚
Wednesday, Jun 25, 2014

Singapore

凡民之欲足而止

Lianhe Zaobao | 吴俊刚 | Wednesday, Jun 25, 2014

偶然读到明代李孝光为朱伯贤的《白云稿》一书所写的简短序文,对其中两句话印象深刻:"凡民之欲足而止,惟学不可以足而止。"意思是,人们必须节制欲望,适可而止,但做学问则要不断前进,不能自满,也不可有所懈怠。

作者解释说:"夫食饮以除渇饥而足,衣以适体而足,宫室以御寒暑风雨而足,足则止矣。学问异於是,足则弛,不足则进,足则损,不足则益。是故学常不足而明生焉,欲常不足而惑生焉。"

文中的两个关键字应是"欲"和"足"。欲是欲求、欲望,足是足够。作者基本上把欲看成是一种生活上的需要和欲求,足就是满足这种需要。所以他举了衣食住三个例子说明。饮食只要能解除饥渴就够了,衣着只要穿得舒服就够了,房子只要能够遮风挡雨就够了。

如果样样觉得不满足,就会生出迷惑。

但是,做学问就不同了,如果觉得学够了,就会开始懈怠,不进则退,只有一直感觉不足,才能不断进步。虽然这篇序文谈的主要是治学之道,但关于节制人的欲望的道理却也堪称洞见。可是我们也都知道,控制欲望是知易行难的事,从古到今都是如此。这是人性,也是政治最棘手的问题。

西方经济学是建基于一个重要的原理,即人的欲望无穷,但资源有限,因此经济学探讨的就是如何最好地分配有限的资源,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人们的欲望。近来,西方经济学者也有人开始谈论所谓的"足够的经济学"(The Economics of Enough)。这也是英国经济学者黛安·柯尔(Diane Coyle)于2011年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今年5月13日《联合早报现在》曾介绍这本书的中译本,书名为《被卖掉的未来》。

柯尔探讨的是经济发展中一个吊诡的问题,经济发展是否也该有个度,是否该适可而止,也就是足够就好。这听起来和生活在明代的李孝光的看法真有异代同时之妙。现在世界各国政府都在无限度地追求经济发展,以尽量满足民众的欲求,许多国家甚至为此而举债,却不肯面对现实,量入为出,结果是祸延子孙,典当了子孙的未来,也破坏了环境和大自然。

人的欲望是个无底洞,没有一个政府能满足人民的所有欲望,因此,智者说:足而止。从个人角度说,这是告诫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节制自己的欲望。从政府的角度说,是不能毫无节制地取悦民众,不顾国家财政情况或负担,不然的话,寅吃卯粮,总有一天,要捉襟见肘。

这种情况在很多发达国家已经发生,而日前路透社亚洲经济专栏作者安迪·穆客基(Andy Mukherjee)提出了警告:危险啊,讨好每个人的经济学!(The perils of please-all economics)。换言之,要讨好每个人和满足每个人的欲求,不仅办不到,更是危险的事。然而,在他看来, 新加坡却正面对这样的危境。作者举出了好几个 实例:人口老龄化,促使政府给予更多的养老照顾,医疗和住房津贴;人们对外来移民产生不满,也不希望提高消费税,但生产力却裹足不前。在财政上,要怎样处理这一道道难题,是长期的挑战。

穆客基先生真是旁观者清啊。但作者也表达了对我们新加坡人的信心,认为务实的新加坡人不会无节制地要求国家福利。对此,李显龙总理赶忙表示,希望真是如此!作为吃过苦挨过穷的建国一代,我们大概也只能表达同样的希望,希望年轻一代新加坡人也能务实、刻苦、节俭、节制和知足。但我们真能做到这一点吗?看来没人敢打包票。

消费主义驱动物欲横流

先就个人来说,有多少人真能做到"食饮以除渇饥而足,衣以适体而足,宫室以御寒暑风雨而足"?一般人一旦有了点钱,首先想到的就是满足口腹之欲,大家的哲学是:吃到肚里的就是自己的,因此,怎么贵的东西都得尝一下。于是,我们看到,媒体无时无刻不充斥关于美食的信息。这其实也是在鼓励消费,许多人抵挡不了饮食之欲,天天暴饮暴食,过胖者越来越多,与饮食过量有关的疾病也越来越多。这给国家增加了医疗的问题。

衣着也不例外。如果大家都能做到合身就好,那名贵的服装就没生意了。现实生活里,"先敬罗衣后敬人"的现象也是自古已然。现在,因为较多的父母有钱了,孩子因此都在比名牌,不是某某牌子的鞋子不穿,穿了也被取笑。房子就更不用说了。古人劝诫说"勿营华屋",今人是屋子越大越豪华就越有面子和身份。此外还得有名车、名表等等。

在市场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相互驱动下,说社会上物欲横流实不为过。因此,大家纷纷以赚钱为人生第一要义,能赚钱才算得上是人才。但能赚而不能施,奈何!当能赚钱成为成功的第一标准时,可以想象,大多数不能像少数公司总裁年入千万的人,自然要心生怨毒,于是就会出现各种"眼红症",或称"嫉妒政治"(Politics of envy)。

面对这样一个社会,民选政府能做什么呢?尽管明知无法讨好每个人或所有的人,还是得硬着头皮勉强为之,尽量设法满足人们的欲求。比如,组屋从三房到四房五房,然后又有所谓执行级公寓、共管公寓、私人设计组屋等等。此外,还加上资产增值计划,最后是组屋转售也出现了天价。部分人的欲望也许得到了满足,但这是可持续的吗?绝对不可能。房价飙升,反倒是使大家都变得不快乐,怨声载道。想想建组屋的原意,不就是"以御寒暑风雨而足"吗?为什么没有足而止,搞到这么复杂。也许,政府是要更好地满足人们的欲望,但欲望是无穷的。

这也许就是政治了。说得更准确是民主政治。政客们的看家本领,就是鼓动群众的情绪争取选票,上台执政。而最容易煽动情绪的就是在群众大会上向情绪高涨的人抛出这么个问题:你现在的生活比五年前更好吗? 于是执政者不得不赶快拿出各种数据,说明的确是更好了。但反对党也不难找到其他数据说是更糟了。即使有改善的地方,那也是因为"有我们反对党制衡"的结果,把功劳轻易的占为己有。

但仔细想想,生活是可以永无止境的"改善"吗?

既有的人口,既有的生产条件,怎能变出永远不断改善的戏法?根本就没这回事。所以,现在,经济学者们主要还是谈可持续的发展,也开始谈足够的经济学。人毕竟还是得懂得知足而止才行,否则,就永远找不到快乐。从政府角度说,政治家必须有超越一般政客的魄力,告诉人们,民之欲,足而止。从人民的角度说,每个人也须懂得节制欲望是必要的,否则必会产生诸多的"苦",甚至造诸多的"恶业",众人造"共业",则最终必然难逃集体的业报。像希腊等国的覆辙,实在是前车可鉴。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