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portal

Singapore

刘晓阳
Monday, Jul 21, 2014

Singapore

拥抱多元性必须是新加坡的核心价值

Lianhe Zaobao | 刘晓阳 | Monday, Jul 21, 2014

新加坡位处马来半岛末端,是沟通东西方贸易航道的交通要冲;两百年前英国人在新加坡设立贸易站,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民来这里讨生活。新加坡在建国时,就已经因此有着华巫印族混居的多元社会环境;经过数十年的苦心经营,新加坡各族人民大致上能融洽相处,维持种族和谐也已内化成为新加坡人的核心价值。

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新加坡的社会环境产生了变化。作为一个环球城市,全球化使到新加坡的外国人越来越多,更多的新加坡人也有机会到其他国家旅游、工作和定居。新加坡人与其他国家人民的交流因此更加频繁,接触到的文化、价值和思维也更多元。加上互联网的无远弗届,新加坡人思想和价值的更趋多元化,已经是一个无可逆转的趋势。

这就是最近一些有关同性恋群体的社会事件的时代背景。6月底,有回教教士发起"穿白衣运动",以"维护传统家庭价值"为号召,抗衡支持同性恋群体的"粉红点"活动,获得了一些较保守基督教会的支持。7月初,国家图书馆决定撤下并销毁三本内容涉及"其他家庭形式"的儿童图书,也引起了支持同性恋群体的不少批评。

本文的用意并不是要探讨同性恋课题。然而,这些争议明确地带出了在价值多元、言论相对自由、但公权力角色模糊的社会里会出现的问题。

先说个小故事。今年4月,我和一名朋友前往观赏实践剧场的音乐剧《天冷就回来》。音乐剧当然没有让我失望,但是我却因为它的内容,和朋友有了一场小小的争论。争议点在于:我们能够允许剧场向我们的孩子传达"同性恋者之间的爱",无异于"异性恋者之间的爱"这样的一个信息吗?剧院里有一家大小来观剧,实践剧场也准备了教材,让带学生来观剧的老师使用。

朋友和我都是基督教徒,可是我们的立场并不一样。较为保守的朋友不能苟同剧场的做法,而我则为剧场辩护。这样的辩论,当然谁也不可能说服得了谁。

我为了这场辩论思索了好一会儿。然而实践剧场艺术总监郭践红女士在《担心》一文(《联合早报·想法》,2014年5月25日)中所言,让我茅塞顿开。她说:"我家孩子不能接受的,未必是你家孩子不能看的;如果关心孩子的成长,还是得主动了解,再做独立判断。"在一个思想价值越来越多元化的时代,反映生活的剧场"为什么不能有同性恋的情节呢"?

郭女士的想法,说明了在一个价值多元的社会里的个人权利与责任所在,和政府在其中的角色。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所认同的价值观,并以此作为自我要求的道德标准;每个人亦都有权利将他们认同的价值观,灌输给他们自己的孩子。与此呼应的,是美国得克萨斯州一起与前述儿童图书被下架相似的事件中,当地法院的立场:公权力有责任确保资讯的自由流通,若任何人要保护其子女免受某种资讯影响,责任在于个人;如果公权力先对资讯进行筛选,那就违反了美国宪法。

这对新加坡来说有着相当大的参照价值。我们的政府经常以"违反社会主流价值观"为理由,做出一些具争议性的决定,儿童图书被国家图书馆下架事件便是一例。作为个人,无论我们的立场在政治、道德光谱的哪一端,我们都会希望属于自己的立场,成为社会的主导价值。但是,面对一个价值观越来越多元、传统观念日益弱化的世界,作为一个环球都市,新加坡有本钱让任何一种"主流价值"主导一切吗?如果不能,我们应该怎么做?

需要形成新的社会契约

我们有必要渐渐让一种新加坡人应该已经很熟悉的新社会契约,成为我们的核心价值。立国之初,新加坡人就已经是由不同种族、宗教信仰的人民组成。为了建设国家,政府刻意维持政府的世俗与中立,并透过国民教育强调种族、宗教和谐的重要性。这样做的结果是,现在新加坡人能够自由选择宗教信仰、发扬其民族传统文化,但是大家也知道红线在哪儿。现在,各种价值观在新加坡并存,并因为全球化、互联网以及更开放的政治环境,交流与碰撞越来越多--但是,我们还未就此形成一个与种族、宗教和谐相似的社会契约。

新加坡面对的趋势是"多元化",无论你代表的是"主流"还是"非主流"、"保守"还是"进步",若你的议程是无论如何,要把自己的一套变成社会主流,或不顾一切捍卫自己的主流地位,基本上你是走在多元化的对立面。新加坡在世界上的定位,注定了我们不能如此。

新加坡人必须开始有这样的认识:我要选择跟随何种价值观,并让我的孩子传承何种价值观,就如选择宗教信仰一样,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但是,社会的公共空间必须是多元并存的。我们可以发言表示不同意某种价值,但不应该限制其他人追随该种价值的自由,除非它像恐怖主义般,对国家社会有着无可争议的伤害。我们也不应该将自己的一套,强加在其他人身上,并逼迫公权力以自己的一套价值为唯一的运作主导原则。最后,若我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其他观念的混淆,那责任应该在我自己,并不在政府。

再者,个人的经验和认知是有限的。在一个思想价值日趋多元的社会,认识到自己的想法和价值并不是唯一正确的观念,是拥抱社会多元性的第一步。就算是在基督教会--一个中心信仰具有高度一致性的宗教--之内,都可以有数以千计的流派;一些《圣经》经文,也会有数种不同的诠释。放眼全社会,在资讯高度流通的时代,有谁能说自己的观念,是大家所能遵循唯一正确的价值观?

支持同性恋群体和相对保守人士最近的交锋,只是社会上各种价值观的一次碰撞。在更多更激烈的争议出现之时,新加坡人必须开始内化一个像维持种族和谐般、在价值多元社会里的新社会契约。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具环球城市、城市国家双重身份的地方,多元文化、思维、价值在社会里和平共存,对新加坡的持续繁荣,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拥抱社会的多元性,必须成为我们的核心价值--至少这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会学到的。

作者是杜克-国大医学研究生院博士候选人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to post comment.